我寻你直至世界尽头。

【aph】W学园开学检测题

纯搞笑向。
cp向为米英和特区

01

阿尔弗雷德第一天向王耀借了两百个小钱钱,没有还。

阿尔弗雷德第二天向王耀借了五百个小钱钱,没有还。

阿尔弗雷德第三天向王耀借了X个小钱钱,没有还。

设利息W=ax2+bx+c,且y增长数如图所示,还债数为W+y.且阿米一共需要还老王三万六千五百八十一个小钱钱,问

 

阿尔弗雷德借的小钱钱的数目够亚瑟修几次厨房

 

02

联五菜市场与轴三音乐会相隔450米。

亚瑟·柯克兰以6.5m/s的速度去追赶时速为30km/h的费里西安诺,已知赤道周长为40075.02km,问:

 

是阿尔弗雷德先买到...

【米英】楼主在伦敦留学时遇到了位好可爱的小哥/////

非常糙的论坛体。一发完结。


您正在浏览>>>画一个圆圆的地球吧论坛>>>旅游轶事专区→感情专区

仅显示关键楼层(√)

【伦敦美景】楼主在伦敦留学时遇到了位好可爱的小哥/////

如题。还记得楼主吗楼主是在留学专区里面一直请教前辈们的小残渣。今年是来伦敦留学的第一年啦,感谢各位前辈们的指教(鞠躬)

然后!到了这个帖子的重!点!

就是这张照片→(假装此处有英站在伦敦眼下的照片.JPG)

啊,伦敦眼真好看真希望有人陪我去坐啊咳咳···看到照片下面那位小哥了吗!感觉只有十六七岁的那位,是不是很可爱!楼主本来想近一点去拍伦敦眼的·...

【米英】某社长息子把他家社员的抑制剂换成维c健胃消食片

看题目知车系列。

社息+abo(虽然没写出ABO的感觉)

纯粹婴儿脚踏学步车。新手上路简单粗暴没逻辑。再次注意全程放飞向。


Summary:伪装成Beta的亚瑟(Omega)在自己的公寓里遭遇了发情期,却发现交往了的自称是Beta的男友是位Alpha.


链接走微博http://weibo.com/3182874380/EtGKrEIJQ?type=comment#_rnd1486028455244


···链接是这么用的吗【询问】


【米英】水果糖罐子段子集,不定期更新中

脑洞堆积片段。不定期更新。


#普设#

“我不想做你弟弟了。”

餐桌上的小男孩拿起一块已经看不出原型的司康饼塞到嘴里,腮帮子鼓鼓的,口齿不清道。而即使如此坐在他对面的少年还是一颤,亚瑟盯着眼前有着漂亮蓝眼睛的弟弟,希望刚刚他听到的话只是幻觉,“你···说什么?”

“我说——咳,”阿尔似乎因为边吃东西边讲话呛到了,亚瑟急忙给他端了杯水过来,让阿尔喝下水后又拍了拍他的背让他顺气。阿尔恢复过来后又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亚瑟,语气欢快,“我说,我不想做你弟弟了。”

“···为什么?”亚瑟愣了好一会儿。他不明白自...

侦探组性转_(: 」∠)_

想画女孩子【但是色废


【诸位这对真的好吃啊!

【好吧虽然咱画的很烂_(:3 」∠)_传上来后才发现有好几处的颜色还没上···【死蠢】

【BSD】拯救无效

  

22:00

江户川乱步从大楼里走出来。大楼外表光鲜亮丽,钢筋水泥截断出来的狭窄窗口往外面透着光,一束束的打在江户川乱步歪掉了的帽子上。看望的时间结束,医生再三催促着让他回去,他赖在那儿,闹得身上都缠满了难闻刺鼻的消毒水味。

别闹了,回去。

他听见福泽这么对他说。

但是——但是——

别给人家添麻烦。

于是江户川草草的哦了一声,或许是不满或许是生气,他把帽子往下按,一层不厚不重的阴影打在脸上,看不清表情。

那么我走啦,福泽先生晚安。

名侦探冲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挥了挥手,关门的声音不急躁也不缓慢。他先走到电梯口,迟疑了一会儿后又转身走到楼梯那边,白色的道路...

窗外和红豆汤

ooc

真的不会取题目 【文笔复健】

“芥川你···是要红豆汤吗。”

“嗯。”

得到了意料之内的肯定答案的中岛敦松了口气。对站在旁边的服务生小姐比了个三的数字,脸上带着有些暖意的笑容,声音中气十足“三碗茶泡饭,一碗红豆汤。”随后又把目光撇向了芥川,对方正透过餐厅的玻璃看外面,纤长细密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像黑色的蝴蝶煽动翅膀一样在眼底打出一圈阴影。

中岛敦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一只蹲在马路边的奶白色的猫闯入视线,毛绒绒的一团先提起一只爪子往前一步,一辆车开过,又迅速的跳回了路边。

中岛敦盯了那只猫一会儿,回过神时发现芥川已经开始喝红豆...

浙江高考作文

#这是一篇零分作文

#ooc高级预警

 

江户川乱步琢磨着写封信。信纸是三天前买和果子时女店主送的,米白色的纸面周围涂着花纹还散发着好闻的果香味,就这么摊开在桌子上,笔在手上打了个转后掉在了地上,发出啪嗒的响声。

名侦探一个后仰躺在沙发上,顿了顿又坐起来,眼神顺着落信纸上的斑驳光源游走,视野中的阳光明亮又恍惚,须臾间有种迷乱的意象。

类似于怀春少女的奇怪情绪沿着血管生长滋生,又或者说自我剖析总是会带着这种情绪——江户川乱步蹲下身把笔捡起来,坐好后在纸的上方一笔一划的写下社长两个字,又划掉重新写上福泽先生——然后笔停下来了。

他想他应该直接冲到社长面前抱着他...

© 希区柯克 | Powered by LOFTER